当前位置:掌上小说>书库>言情女生>卿卿似煜> 章节目录 第61章 毕竟,他是洛嘉铭

章节目录 第61章 毕竟,他是洛嘉铭

    时间大约过了一瞬,本来正在与傀儡斗争的言煜却忽然偏了偏头,身子也随之一转,就在言煜偏头的那一瞬间,他耳后一把锋利带着剑意的剑便直击而出,言煜鬓角的发被那剑意乱了乱。

    就在那一瞬间,本来神情呆滞的瑾却忽然抬起头,往这个地方看过来。只是他抬头的速度很快,令明卿的剑也很快,这道剑意似乎带着杀伐果断,带着剑意凛凛,也带着不可一世的傲气,直击瑾而去。

    那一刹那,几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那一道剑意上,就连那些傀儡都好似动作慢了慢。

    只见那道剑意穿过无数风雨,穿过漠漠东海,穿过这么多年以来的恩怨情仇,带着傲气和凌然,一击命向瑾。

    不出意外,瑾中剑,握着那些墨绿色笛子的手也松了松,笛子应声响地,笛子与地面碰撞的声音在这地下陵墓内响起,那声音似是清脆的,又似带着破碎的,随着笛子声音最后一下的停止,瑾也被那剑气所伤,狼狈地退后几步。

    令明卿从暗地出来,那一瞬间,白色的血从瑾的嘴角流出。

    几人对视一眼,纷纷震惊,怎么会这样?一个人的血怎么会是白色的?

    一个念头闪过秋辞的脑海当中,听瑾宜说,被他阿汗禁止的那本术法,练到最后血就会完全变成白色,当然练到这种地步,那他距离死亡也便只有一步之遥。

    他喃呢出声,“原来是这样,怪不得你要把江湖中众人都吸引在这个地方,你深知自己已没有多少时间,所以想要将那些来到这里的人都毁灭掉。”

    瑾的目光开始渐渐转为清明,他捂着胸口,冷笑道,“那又如何?这么多年,来到这里的人这么多,他们以为这里有宝藏,于是纷纷带着贪欲而来,瑾宜最不喜欢的便是这些贪欲,所以啊,这次我把他们都引来了这里,他们不是要宝藏吗?行啊,我就让他们与这些宝藏永远地待在一起吧。”

    秋辞扼腕,怒道,“你简直不可理喻。”

    瑾闻言,竟然低低笑出了声,“是啊,瑾宜死在我怀里的那个晚上,我就已经变得不可理喻了。”

    言煜淡淡问道,“所以瑾宜的死还不够吗?为什么要让这么多人为你一个人陪葬?”

    瑾的目光带了些凶狠地看向言煜,“闭嘴,你们都没有资格说瑾宜,瑾宜是最好的女孩子,她不应该受到这些的。”

    令明卿闻言,怒道,“闭嘴,你满嘴爱瑾宜,想把最好的一切都给她,但你自己仔细想想,你给你最爱的瑾宜带去了什么?你带给她的,只有无穷无尽的死亡,你带给她的,是玛哈部落里所有人的性命,你带给她的只有痛苦,没有一点点的欢乐。瑾宜用她的死向你证明了,她这辈子最无法原谅的就是你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你猜猜,若是瑾宜现在还在世的话,她会不会后悔当日救了你?我猜她会后悔的吧,毕竟你这人虚伪自私,残忍冷酷,心中没有一点爱,瑾宜真是瞎了眼,才会选择救你。”

    令明卿这话简直是将瑾心中最心痛的事情撕裂开来,血淋淋地展现给他看,并对他说,你看,都是你的错,如果不是你的话,瑾宜不会死,玛哈部落也不会永远地消失在这个部落上。

    瑾闻言,周身忽然闪现出了一股强大却又危险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有什么资格说我?明明我才是最爱瑾宜的那个人。”

    言煜轻飘飘地又道,“对啊,你就是这样爱她的。”说罢喟叹一声,不得不说,令明卿是将话往瑾内心最深处戳,而言煜虽然语气平淡,但说出来的一字一句都是针针见血。

    瑾彻底被这两人的双重夹击搞的精神临近崩溃的边缘,他周身那种危险又强大的气息越来越重,秋辞向着瑾这边看了看,对着言煜和令明卿道,“注意安全,洛嘉铭的术法已经练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。”

    言煜和令明卿相视一眼,这就是他们的目的,瑾这人,功力十分雄厚,再加上术法的加持,言煜和令明卿只能保证自己在对战之时不落下分,但是若是想要打败他,那么几人心中都不是很确定。

    毕竟,他是洛嘉铭。

    而言煜和令明卿的目的就是不管用什么方式,激怒他,人在暴怒之时,就会顾及不全,这也是漏出马脚最好的时刻。

    前方,瑾痛苦地发出嘶吼,像是在承受着巨大的疼痛一般,忽然言煜和令明卿见他身上的衣衫尽数被撕毁,那些被撕裂的衣衫碎片就那样一片一片飘落在地上,而他的后背,竟然盘旋着一条双头巨蟒,不,准确地来说,那是一个很复杂的纹路,双头巨蟒被纹的栩栩如生,线条之间纵横交错,却又生生不息,一直蔓延了整个背部。

    随着那双头巨蟒的现身,瑾也在下一瞬间抬起了手,言煜和令明卿都不知道他是如何施的法,但下一瞬间,带着重重威压的一个结界便向着令明卿他们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令明卿率先动了身形,她手中依旧握着那把剑意凛凛的剑,结界带着威压一点点逼近,令明卿握紧了手中的剑,下一瞬间,剑意迎上那结界,发出清脆的碰撞声。

    虽然有剑在顶着,但是那结界还是一寸一寸地向着言煜和秋辞那个方向逼近,令明卿沉声,握着剑的手再一次加了内力,终于结界不攻自破。

    令明卿的目光中带了几分沉重,这术法远比她要想的强大,仅仅是这样一个简单的结界,她就已很难对付,若是……若是有更厉害的术法出现,他们该如何去面对?

    正想着,前方瑾的身形再一次变动,这次令明卿和言煜眼前出现了无数个这样的瑾,这些瑾的皆身着白袍,脸上带着一个木雕的面具,嘴角带着微微的笑意,言煜有一瞬间的恍惚,竟然想到第一次见到瑾的时候,他也是这样的装扮。

    不过很快他就回过神来,然后对着令明卿和秋辞道,“小心,这些都是幻术,他或许就隐藏在这无数个瑾当中,也可能这些都是他的幻术,他根本没有存在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秋辞略带沉重的声音传来,“不会,他一定存在于这些人当中。”他心中很清楚,瑾已经修炼到了那套术法的最后一个——万变其宗。

    万变其宗,顾名思义就是可以运用一个人的自身,从而幻化出无数个和原身一模一样的人,这些人在外表上和真人看起来几乎没有差异,当然最大的区别是这些被幻化出来的人没有实体。

    而且若想真正地修炼好万变其宗,有个致命的弱点就是那人的真身必须隐匿在这些傀儡当中,这也是为何秋辞会这样说的原因。

    令明卿看向秋辞,目光深沉地问道,“秋庄主,可知道破解这幻术的法子?”

    秋辞摇了摇头,道,“不曾知道。”

    不知从何处吹来的一阵风,这些傀儡被风吹得飘飘荡荡,令明卿忽然想到,这些被幻化出来的人只是一个虚像,并没有和真实的人身,所以若是有阵风吹过,那么那些被幻化出来的人就会被吹起来。

    这样,那个真正的原身自然也会显现出来。

    令明卿随即脱下自己的外衫,对着那些无数飘荡着的人一扑,果不其然,很多个这样的幻象便被吹的摇摇晃晃。

    言煜和秋辞也瞬间懂了令明卿的意思,于是纷纷脱掉身上的外衫,三人背靠着背,一人守一个方位。

    终于,言煜看到一个人身似乎没有被风吹得摇摇晃晃,他拿出那把铁扇,对着这众多人影当中的一个奋力一掷,很快,人影消失,而不远处传来了一个人的闷哼。

    三人对视一眼,心中知晓这把赌对了。

    但是很快,瑾就又开始了反击,他不知使了什么法子,竟然从这地下陵墓召唤出了一个真正的双头巨蟒,几人一看,心中一惊,仅仅一个瑾便已如此难以对付,若是再来个双头巨蟒,那他们取胜的几率还有多少?

    双头巨蟒摇摆着巨大的身子,然后向着瑾的方向走去,瑾摸了摸那巨蟒的一个头颅,巨蟒明显很乖顺,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瑾一边摸一边看向言煜和令明卿等人,然后对着巨蟒道,“乖乖,那三个人便是你的饭前餐点了。”

    巨蟒呼出一口沉重的气息,然后看向言煜和令明卿,眼底有一丝的轻视,就这两人?主人说作为它的饭前餐点,他们也配吗?而且看那身形,小胳膊小腿的,就这两人,对于它而言还不够塞牙缝的呢。

    反倒是言煜和令明卿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,这双头巨蟒一定不好对付,所以他们必须联合取胜。

    双头巨蟒只摇摆着自己的身子,地下就留下了一道很长很深的印记,言煜和令明卿对视一眼,这说明了什么?

    难道这双头巨蟒的身上含有剧毒?不然怎么解释只要是它走过的地方,地上便会留下一道印记?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